书架
追玫瑰的人
首页

73、归家途(一) (1/5)

 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《www.jxleiyuan.com 七八中文网》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!

   归家途(一)

   飞机落地姑苏时正午刚过, 二月中旬,冷风寒意尚未散尽, 太阳却烈得很,明晃晃的,辣得人眼睛都疼。

   梁月连个行李箱都没有带, 只拎着个包走出机场,一瞬叫太阳光一晃眼, 连面前的路都没看清。

   “阿月。”

   眼前景象的颜色都尚且没有回来,可这声音梁月认得。

   蒋泊舟两三步迎上来,把自己领口的墨镜取下来,叠着塞梁月手心,说:“今天太阳烈得很, 你戴着我的吧,没有度数的, 你也能用。”

   梁月推开那只手, 低头揉了揉太阳穴, 拧着眉头抬起眼来, “我带了墨镜来, 一出来忘了而已,你开车,你戴着吧。”

   蒋泊舟看梁月低头从包里摸出墨镜来戴上, 一低头一抬眼,他看见那双眼睛,红红都是血丝, 一看就是在飞机上没有睡好。

   “走吧,快去医院。”梁月戴好墨镜,半秒钟没浪费在跟蒋泊舟寒暄上,直接催着他开车带她往医院去。

   蒋泊舟自然不敢再说半个字,只点点头带着梁月走到车边,开门让她坐进副驾驶位,自己绕过去坐进车里,开着直接往医院去,一瞬都没有拖延。

   车外车流如河水,卷着烈日显得更加焦躁,车内确实平静一片如死海,说是深海冰面也不为过。

   倒底是蒋泊舟厚着脸皮先把冰面打破。

   “抱歉,我原本想叫别人来接你的,陆和渊也是一个多小时前才打电话告诉我何绵绵要生了,他那时候都在手术室外头了。我从定海过来,去姑苏医院,是顺路……”

   “没事。”梁月语气平平淡淡,将蒋泊舟的忐忑又往下压,却叫他难以开口再说话。

   墨镜一片沉色,将眼神遮挡,如同穿上盔甲。梁月瞄了一眼蒋泊舟的下颌骨线条,说:“碰上绵绵,你那些事情都可以先放一边,没必要这样时时刻刻在我身边如走刀山一样。”

   话语中但凡有一丝松动都被蒋泊舟捉住。梁月这话,是允许他往前走一步的意思吗?蒋泊舟连嘴角都不免沾染上喜色,声音放软得近乎谄媚,“阿月……”

   梁月一盆冷水又给他兜头淋下。“与其花心思来跟我解释这个解释那个,倒不如

73、归家途(一) (1/5)